1 2 3

王守仁文学成就

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2019-09-21 13:17:36 此页面信息为商业广告

王守仁文学成就 wymwd888

知行合一:阳明学,又称王学、心学,作为儒学的一门学派,早可推溯自孟子,是由王守仁发展的儒家学说。根据王守仁一生中的经历,其受到道家的影响明显多于佛家,但其终究不离儒学本质,王守仁继承陆九渊强调“心即是理”之思想,反对程颐朱熹通过事事物物追求“至理”的“格物致知”方法,因为事理无穷无尽,格之则未免烦累,故提倡“致良知”,从自己内心中去寻找“理”,“理”全在人“心”,“理”化生宇宙天地万物,人秉其秀气,故人心自秉其精要。在知与行的关系上,强调要知,要行,知中有行,行中有知,所谓“知行合一”,二者互为表里,不可分离。知必然要表现为行,不行则不能算真知。

王守仁文学成就,儒家讲究“内圣外王”的美丽人生,阳明活色生香地做个榜样给你看。学问是宽,事功是窄;人生是宽,学问是窄。人生的境界,不是宽与窄的对立,而是,宽与窄的通融。孟子说:“夭寿不贰,修身以俟之,所以立命也。”夭是短命,寿是长命,俟是等待,不贰是一心一意。不管寿命长短,只是一心一意修养自身,然后等待天命,这就是“立命”。孟子的学说与阳明的践行,能够让我们建立起一种简易、坦然的人生观。王守仁文学成就

有了12岁的立志成圣,才有了后来孜孜不倦,终日看书悟道的王阳明,也因为这样才有了历史上罕见的里的立德、立言、立功的王阳明,也才有了后来的思想家、文学家、哲学家和家,陆王心学之集大成者,精通儒家、道家、佛家的王阳明。

王守仁文学成就

其实,此刻王阳明和唐伯虎的命运差一点就发生交织,他押送的叛军俘虏中,很可能有唐伯虎——宁王起事前,到处招募贤才,用重金将唐伯虎征聘过去,不过唐伯虎虽然纵情酒色,但还算一个聪明人,发觉宁王叛乱阴谋后,他佯装疯癫,而且装得很像,甚至在街上裸奔,宁王一看,这人废了,放掉算了,唐伯虎因此躲过王阳明的雷霆之击,捡回一条命来。

令我惊喜的是在后一个展厅里看到了陈列着王阳明《登狮子山阅江楼诗帖》和《龙江留别诗卷》两个行草书长卷和其它作品。王阳明流传下来的墨迹不止这些,而从这两件长卷作品中我们已能领略到王阳明书法的渊源和基本的审美走向。江苏江宁县北有座狮子山,狮子山上有座阅江楼。正德九年四月,王阳明升南京鸿胪寺卿,五月到南京,秋天登狮子山阅江楼作此诗。诗帖属于手札形式,瘦长的结体和清丽的用笔使线条透出一股清新的气息,疏散的行距透出作者散淡超然的情怀。乍一看,似有与董其昌书法相同的秀逸、淡远、爽俊的文人气息,仔细品味他们在用笔的动作上还是稍有不同的,似乎王阳明用笔更瘦硬猛利,露锋尖笔也较多。如《龙江留别诗卷》《寄伯敬弟手札》两件作品基本全是草书,用笔和字法都异常熟练,结体也更加清瘦、挺拔、简洁。唯用笔显得猛利,线质少了几分温润和韵味。而董其昌的书法结体则更加疏阔空。其草书气韵亦不如董其昌开阔宏大连绵。董其昌和王阳明书法都宗法“二王”,他们同生活于一个相去不远的朝代,在仕途上都做到了相当的位置。但王阳明作为哲学家和思想家,将书法仅视为道德文章之余事,可谓“游于艺”也。所以,他法度不尽师古,而“遒迈冲逸,韵气超然尘表”。正如他自己所说:“吾始学书,对模古帖,止得字形。后举笔不轻落纸,凝思静虑,拟形于心,久之始通其法……乃知古人随时随事只止心上学,此心精明,字好亦在其中矣。”作为哲学家、思想家,王阳明在书法实践上仍以心学为理念,他不拘于法度的惟妙惟肖,而是追求性和自然的书写,因此他的书法不如董其昌书法在法度上的高妙完善和对后世的影响。当然我这里不是要苛求一个哲学家思想家在书法技法上的高度和完美,只是客观地表述对王阳明书法的认识和理解。不可否认,王阳明骨气洞达的书法对一扫明初台阁体的圆熟和缺少风骨的庸俗还是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中还声称,约定在本年六月二十日合围南昌城,二十一日发动拂晓总攻。

王守仁文学成就,阳明龙场悟道后,曾不止一次地谈到自己早年“泛滥于辞章”与“出入于释老”之事,均因为远离了后来的人生选择而颇感后悔。譬如正德七年(1512)他四十一岁时,便对友人湛甘泉坦率直言:“某幼不问学,陷溺于邪僻者二十年,而始究心于老、释,赖天之,因有所觉,始乃沿周、程之说求之,而若有得焉” 。所谓“邪僻”当然包括他一度醉心其中的辞章之学。不妨再看他的一段话,即事隔六年后,他撰《朱子晚年定论》并为之作序,便明确将辞章之学单独拈出为说:“守仁早岁业举,溺志词章之习,既乃稍知从事正学,而苦于众说之纷扰疲迩,茫无可入,因求诸老、释,欣然有会于心,以为圣人之学在此矣!”可见他不仅一度醉心于辞章之学,产生兴趣的时间甚早,而且长期沉浸其中不加任何约束,前后持续的时间颇长,实已成为早年生活难以忘怀的一项重要内容,代表早期思想发展、变化、形成的一个重要阶段。如果进一步追究其原因,则不外两大方面:一是前面已经提到的个人兴趣所迸发出来的内在心理牵引动力,再即客观现实条件特别是科举考试所造成的外在社会环境挑激。在知与行的关系上,强调要知,要行,知中有行,行中有知,所谓“知行合一”,二者互为表里,不可分离。

潮州有个未出仕的读书人,叫黄保,号坦夫,他的儿子黄梦星来到越地,向我学习。越地距离潮州几千里,梦星住几个月后,就请一次假,回去探望他的父亲。回家两三个月后,又再来越地。如此去而复返很多次了。梦星品性很好,是一个温和而善良的人,并且很孝顺,但是身体素质稍差,好像受不住劳苦。我暗地里奇怪梦星竟然不惧路途之遥远,而不断辛苦地来来往往。于是我对星说:“你已经听了我说的道理,可以在家里住着,在侍奉亲人的同时提高自己的品德修养,为什么一定要像这样来来去去地跋山涉水呢?”

人生启迪:圣人做学问追求一种“大道至简”的境界,值得我们学习。人活一生也应如此。为什么人们会不厌其烦、孜孜不倦地去追求那些看似风光,实际上令人身心疲惫的“负担”呢?皆因内心少了一份简单,少了一种简单的人生态度。与其困在财富、地位与成就的壁垒中迷惘,不如尝试以一颗简单的心,追求一种简单的生活。公元1472年,王阳明诞生在浙江余姚。

王守仁文学成就

明人爱谈宋,自然也沾染上宋代文人好谈兵的传统。有明一朝,始终面临着严峻的压力,如明初的北元、英宗朝土木之变、中期的东南倭患,王阳明早年出居庸关,也是为了思考如何抵御北蒙。这里更无需繁华,尚俭、尚朴、尚真历来就是圣贤追求的生命境界。

故事背景:关于“盗贼也有良知”这个论点,王阳明并非信口开河,而是有事实依据。据说他在庐陵担任县令时,抓到了一个罪恶滔天的大盗。这个大盗冥顽不,面对讯问强烈顽抗。 王阳明亲自审问他,他一副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说:“要杀要剐随便,就别废话了!” 王阳明于是说:“那好,今天就不审了。不过,天气太热,你还是把外衣脱了,我们随便聊聊。” 大盗说:“脱就脱!” 过了一会,王阳明又说:“天气实在是热,不如把内衣也脱了吧!” 大盗仍然是不以为然的样子:“光着膀子也是经常的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又过了一会,王阳明又说:“膀子都光了,不如把也脱了,岂不更自在?” 大盗这回一点都不“豪爽”了,慌忙摆手说:“不方便,不方便!” 王阳明说:“有何不方便?你都不怕,还在乎一条吗?看来你还是有廉耻之心的,是有良知的,你并非一无是处呀!”他说:“你们都以落第为耻,我却以落第动心为耻。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