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传习录解答体之仁思想与儒家儒教有何关系

传习录解答体之仁思想与儒家儒教有何关系

发布时间:2019-12-03 11:53:33

了解了这些我们再来看阳明先生的遗言:此心光明,亦复何求!古人认为人后就灰飞烟灭,只有立德、立言、立功才能不朽,称为三不朽!普通人能达到一项就可以名留青史,比如孔子,立德立言,完成两项就被誉为天下奇人!而阳明先生终其一生,三不朽全部达成。对古人而言,这样的人生亦复何求?所以阳明先生临终之时说这句话并不是为了让后人记住自己,因为不论他说不说话,历史终将记住他!他的这番话实际上是对自己人生的一个总结,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这辈子值了!

传习录解答体之仁思想与儒家儒教有何关系

1472年,在浙江余姚一个王姓的家庭,诞生了一个孩子。在这个孩子诞生前,他的祖母梦见天衣绯玉,云中鼓吹,抱一赤子,从天而降。因此祖父遂为他取名为“王云”。 王云很聪明,但却不会开口说话,家人都为此而郁闷不已。在王云5岁那年,他与一群孩童在外玩耍,碰到一位僧人,僧人摸着王云的小脑袋,叹息道“好个孩儿,可惜道破了” 。孩童们将此事告诉了王云的父亲王华,王华一琢磨,就明白了什么意思,于是将“王云”改名为“王守仁”。

王阳明写这首《泛海》时正是他人生为困顿危厄、进退维谷的时候。他因为秉公直言,得罪了当时的臣刘瑾,被廷杖四十,谪贬为贵州龙场驿驿丞,孰料刘瑾还要赶尽杀绝,在他奔向贵州路途中还想暗害他。王守仁急中生智,做出投江自杀的假象,过了尾随之人,并搭上了前往福建的船。不料,当他坐船行于海上,却遇上大风暴,船只几乎倾覆。王守仁此时毫不畏惧,写下了这首的《泛海》。

王阳明在前往贵州的路上,也写过一首诗:“险夷原不滞胸中,何异浮云过太空。夜静海涛三万里,月明飞锡下天风。”大意是:我根本就不在乎是顺境还是逆境,所有这都跟天空中的浮云一样,风一来,就被吹走了。月夜,我在静静的大海上泛舟三万里,那种快的感觉和我驾着锡杖、乘着天风,从高山之巅疾驰而下的感觉一样。

这样一位传奇人物,他生命的后两年时间,是在广西度过的。嘉靖七年(1528年)六月,王阳明以原职南京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左都御史总督两广军务,后又兼两广巡抚。当时正值田州与思恩州土官互相仇杀,遭酿成叛乱。王阳明经过分析,写成《奏覆田州思恩平复疏》上奏朝廷,说服朝廷采用土流并治、以流官知府约束土官的政策,于次年二月兵不血刃平息了田州、思恩州的祸乱。五月,王阳明又率军攻破浔州府(今广西桂平县)大藤峡起义军营地。十月,王阳明因重上疏奏请离职还乡,十一月行至江西南安时逝,享年57岁。传习录解答体之仁思想与儒家儒教有何关系,那强盗头目一个劲地摇头:“这可使不得!万万使不得!”于是,王阳明开始了因势利导:“为什么使不得?说明你内心还有一些羞耻感。这羞耻感何尝不是道德良知的一些表现呢?看来我还是可以跟你讲道德廉耻的!”至此,强盗头目被彻底折服,乖乖地认罪伏法。

传习录解答体之仁思想与儒家儒教有何关系

科举制度自隋代以来,已有上千年的发展历史,影响士人心态可谓既深且钜,明显地形塑了一代又一代学人的人格形态。明代科考尽管偏重经义策问而非诗词歌赋,命题范围不外《四书》、《五经》,但语言的要求仍极为严格,文学技巧训练的作用仍不可忽视。事实上,如同其他所有家族一样,期盼子孙刻苦用功并题名,始终都是王氏家族寄托在阳明身上的深切厚望。而通过诗学传统的认真学习和严格训练,以掌握科考必具的文字表达技巧,显然也是包括阳明在内多数士人早期教育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否则就无法理解传统凡有科举功名者几乎无人不能作诗,诗歌酬唱实际已是官僚体制人人必具的人文素养,所谓“不学诗,无以言”便形象生动地道出学诗乃是人的社会化过程的一项重要前提条件,必要的诗歌酬唱总是能够帮助人们更好进行社会交往。科考的压力要求人人都花费大量时间精力学习诗古文,阳明早年的“泛滥于辞章”显然也与科考大有关系。

传习录解答体之仁思想与儒家儒教有何关系

wymwd888